•        再懒在忙,2015年的最后一天,还是要写一篇博客。

           2005年10月,因为一个赌,开始码字。

           一晃十年。

           当初帮我开通MSNSspace的人,早就不知去了哪里,没有联络,在一个国度里生活着,却不再有任何交集。

          还很清晰地记得他说,你肯定不会坚持写下去。

          他不了解我,连我自己都不太相信,这件事一下子就坚持了十年。

           确切地说,应该是九年吧,一直希望在2015年的时候也好好写,写满这十年,去出个集子。  但今年彻底懈怠了,忙或劳累,都不是关键。没有坚持的唯一理由,是浮躁。但我一直不知道,原来好多人都在关注这个博客,今年好些个熟悉的陌生人,在出游的大巴上,在街头的咖啡馆,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时突然对我说,其实我关注你的博客已经好几年了。

           听到这句话,我都会打个寒战。在原本只是陌生到打个招呼微笑下的人面前,我突然就变得通透,但又有一丝感动, 多么奇妙的感觉!于是暗暗下决心,2016年一定勤奋更新,翻土除草。

           电子媒体的迅猛发展,是几年前的我们所始料不及的,简直以电光般的速度在冲击我们每个人原本平静的生活。刷搜索引擎刷微博刷微信,每分每秒我们都在和世界互动,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极迅速极大量的资讯,但有没有发现,空下来一想,浮光掠影一般,唾手可得的东西到最后能记住的几乎寥寥。

          至少我是如此,最喜欢的书,都是很久以前翻来覆去好多遍的那几本;能记得的台词,也是慢时光里看的旧电影;最钟爱的食物,依然是牛奶咖啡和蛋糕;最美的风景,是闲庭信步在山间或是走街串巷在某个陌生的小镇;最怀念的人,还是二十几岁时遇到的那些个。连前几天挑挑拣拣买的一瓶香水,喷完才想起是十年前用的第一款。

          所以啊,时光走得快些还是慢些,对我们每个人来说好像不是那么重要,在2015的末尾,想想这一年没有大风大浪,就会感恩知足,笑谢上苍。

          但在这里总结一年的工作和生活,已然成了我的习惯。不好好回顾下,会什么都想不起来,这一年,就好像白活了一遭。

          2015年,没有太过悲伤的故事,没有大起大落的人生境遇,有遗憾,也有惊喜。总而言之,100的分值,应该有80。

          今年的旅行。中原地带。十一,自驾一千多公里,去了河南。洛阳,开封,郑州,焦作……课本上古都的青石板真实地踩在脚下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一丝感动。我是个历史很差的人,对朝代没有任何概念,但是抚摸着龙门石窟的黄沙和石头,仰望着少林寺神圣的佛像,听着开封老百姓自豪地夸赞自己的家乡,漫步在云台山的峡谷和溪涧,松涛阵阵夹带着千年一以贯之的湿气,回忆起来,都是美的。这就是旅行带给我最大的幸福感,总能在很久以后闻到当时的气息,一砖一瓦一缕阳光,那个地方的温暖会扑面而来。

          今年的工作。小升职。坎坷都已过去,结局还是好的。 经历了一段异常艰难的时光之后我开始反省自己,这些年,是我疏忽了 ,是我有错在先。但上天给了我纠错的机会,升职是对这些年工作的肯定,更是一种善意的暗示,再没心没肺,对工作不可大意,要切记,当初进这个队伍对自己的忠诚,勿忘初心。

          今年的学业。终于熬到研究生毕业,说多了都是泪。正如同学们说的,现在为写论文流下的泪,都是当初考研时脑子进的水,太特么艰难了!2016年元月的大任务,就是咬牙努力把论文尾巴扫了,认真准备答辩,安安心心等待毕业。读研,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一群朋友,还有一个可爱的导师。真是天无绝人之路,想到当时大大咧咧的我错过选导师的机会,差点儿就没导师了,同学把她自己多出来的导师给了我,当时差点吓哭,难怪她不要,原来是院长!但没想到,这院长这么好,各种通情达理好说话,论文不过都觉得太对不起他。

         今年的生活。如果人生别太贪心,真是有圆满的状态的。这一年真的没有什么让我遗憾的事,想不起什么刻骨铭心的伤痛,也没有追悔莫及的遗憾。没有为缺吃少穿改变心性,也没有为大是大非殚精竭虑。花了不少钱买了喜欢的东西,也花了一点时间读了喜欢的书看了喜欢的电影。认识一些有趣的人,告诉我生活就是不断尝试新的事情,成不成功没那么重要,不会画画不会摄影并不妨碍看设计展,不会英语不会日语并不妨碍走遍天涯海角。

          2016年,没太大心愿,该得到的都已经得到,若能比过往好一点点,都该满心欢喜,日子有跌宕,知道这一点也不怕起起落落。活着最好,但也别太害怕死亡。不过一个肉躯之身,存在的每一天,有爱的人陪伴便胜却人生无数。

          365天,算起来还是太多太多,我所惦念的每分每秒,不会忘却。不管有没有提到你,你一直在我心里。         

    Category:
  • 2015年12月08日谈情说爱

     

       

        谈情说爱,一个多么美丽的词儿。美在,随心所欲,不计后果。

        无牵无挂彼此单身的两个人谈情说爱,可以随心所欲,大方张扬。手牵手堂堂地走在大太阳底下,去任何一个想去的地方,做任何想做的事情。有时夜半回家,我都会在路边的角落,甚至是垃圾桶旁,看到年轻男女相拥激吻,旁若无人。我总是又轻又快地从他们身边闪过,当时,空气中氤氲的恋爱气息会把我一天的疲惫都顷刻融化。

        已婚男女背着另一半和他人谈情说爱,胜在血冲脑门,不计后果。人的构造天生如此,追求,寻觅,刺激,挑战,激情不灭。打小学习三民主义四书五经,遇到六欲七情,道义只能放两旁。有错吗?当然错,错得无法原谅,但飞蛾扑火是天性,弱水三千,此时只有一瓢饮。

        所以谈情说爱的时候,不要放那么多想法在里面,怎么做才是最好,这一点谁都说不好,理智在爱情里面从来就不是关键。也许爱要雾里看花,朦胧缥缈才最娇媚,睁着眼睛谈情说爱,丢了一切,还感动不了自己。

     

    Category:
  • 2014年10月23日回忆的画面

                         

           下半年,陆续去了几个地方。广西,上海,苏州,行程很紧,有的地方仅仅只是路过,或只是短暂的停留一天。

           苏州大约十年前和家人一起去过,隐约记得清幽干净的街道,白墙黛瓦的园林建筑, 精致雕花的窗棂,一直是记忆里很爱的城市。

           这次去了拙政园,年数太过久远,进了园子,几乎像是从来没有来过这个大花园,直到走进盆景园,才突然有扑面而来的熟悉感。十年前老爸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丹丹快来看,这是盆景园,有好大的五针松呢!”

           顷刻间的回忆让某些淡漠的意义瞬间清朗起来,故地重游的意义,原来就是让一砖一瓦提醒你,曾有过和某些人共同度过的温暖时光。    

          我路盲,常识也属于中下,对于去过的地方,不太记得具体的路线,常常无法说出一二的历史典故,哪怕在博物馆请了讲解员,听完之后的数周就几乎把金贵的知识抛得一干二净。但我的大脑有种特别的功能,就是会把所有去过的地方编辑成一幅幅美丽的图画,然后自行加上温度和气味,烙印在我心里。比如一提到苏州,我就会闻到松针的味道,眼前出现窄窄的石板路和细致灵动的窗棂雕刻。一提到西安,我就会闻到城墙青苔石头的味道,眼前出现法门寺金碧辉煌的建筑……我用自己的方式,在脑海里画下一张张味道和色彩并存的美丽图画,简单又丰满。

         所以,每次放在这里的照片,都会是最接近我大脑里勾勒的那个地方的景象,如果博客有香气,能让你们闻到我所闻到的味道,就更好了。

    Category:
  • 2014年07月16日如是说

       丹丹说:男人最要紧的是脑子好使,做事靠谱,心理健康,性格周正,帅顶个P用。

       丹丹说:绝处逢生,触底反弹。记住所有的不仁不义,付出血汗在所不惜。

       丹丹说:如果没有你,风尘雨雪对我而言只是普通的自然现象。而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每一颗星星都会成为我回忆的重点,每一只掠过头顶的摆个都会成为一枚枚书签,留在我想你的时光里,让我深深铭记。

       丹丹说:想吃就吃的那是猪,想拉就拉的那是狗。而你跟他们总归不同,所以请控制情绪,收住声音,不要让后悔一辈子的话在瞬间脱口而出。

       丹丹说:我们的构造生来如此,冷感,善忘,顽强。丢下痛楚,跌到重来。

       丹丹说:这么残酷的世界,不会忍痛,如何优雅立足?

       丹丹说:时间能磨平所有的壮阔波澜,曾深爱着我的你娶了别人,曾深爱着你的我嫁作他人妇。就这样,继续着未完成的人生。

       丹丹说:翅膀,要安在一颗不安分的心上,梦想才会起航。

       丹丹说:之所以每天清晨醒来愿意睁开眼睛,愿意去面对阴晴不定的崭新的一天,是因为我们心里还有很多期待,也许会遇见有趣的事,也许会遇见对的人。

       丹丹说:走的最快的是时间,散的最慢的是思念。所以无须刻意遗忘,有记得的人和事,说明你还有一颗悸动的心。

       丹丹说:无论有无赏识,都静默地绽放。暗处的幽香,不为等谁,只为不枉此生。

       丹丹说:我只相信我所看到的,绝对怀疑你所炫耀的。

       丹丹说:有些生活方式,我们根本还没资格享受,因为我们离死亡还很远很远。

       丹丹说:没有浴血奋战,不会有凤凰涅槃。

    Category:
  • 2014年05月28日温暖的一句话

                      最近认真学习插花,据说在日本和韩国,这是家庭贵妇圈的社交方式,正好有机会,沾点光吧:)

           几乎一夜之间,气温飙升到三十几度。

          这个城市的天气,近几年越来越跳跃,没有春秋的衔接,脱下棉袄就是短袖。热,心浮气躁的热,我想,此刻读这篇博客的你能够体会我即将化成一滩水这般无奈的热感,如果周围还有嘈杂的声音,真的会觉得五脏六肺猫抓般奇痒难耐。

         当安静不能随心所欲而来时,只能承认自己修养不够。自从有了微博微信圈,到处都是转发连接,PO各种营养过剩的心灵鸡汤。可看完一百篇都捞不着一句实在话,内化成细胞因子的一个元素更是扯淡。我始终觉得性格天生注定,比如如我这样热血型胆汁质的人物,心灵鸡汤喝到撑死都不顶用。所以,活到一把年纪,千万不要指望读几本书看几部电影会改变心性,在长期的自我较量和权衡中把自己的个性过鲜明了,过舒服了,比什么都实在。

         最近,看完一部电视剧,很冗长很淡然的片子,关于中年婚姻出轨的问题。出轨,我似乎一直抱着非常宽容的态度。我的观点是:这事儿和有钱没钱没关系,和是不是真爱也没关系。这和出车祸的情况一色一样。现在车子这么多,一辈子不刮擦不是车技超群,而是两种情况:一,多半常年停放在车库不用(这真的是人间悲哀)二,运气好到爆棚。但估计上辈子拯救银河系都不足够有此等福祉。介于这两个条件的基础,若遭遇出轨,你会坦然面对,因为这件事对你而言不是末日,而是能够证明出轨方相当正常或者比较优秀,有人觊觎总比烂在家无人识货强,因此大可不必太过动气。至于出轨后是安然若素还是天崩地裂,同样可以用车祸的事例说明:车祸会导致车毁人亡,多半是用力过猛或者舆论压力太大。出轨的结局若威胁到家庭,也不过就是这两种可能。   

          所以,当婚姻面临各种挑战和危机,很多语言会变得苍白而浮夸。这段关系里,最温暖的一句话绝对不是“我爱你”或者“我忠诚于你”  ,  而是“无论发生什么,我相信是因为自己遇到了最好的你”。

         PS:常跟我家杨司令讨论各种问题,无论是人际关系还是婚姻伦理。很多观点都能出奇的一致,面对问题,他比我更大气和睿智和透彻。SO,找一个能志同道合的人结婚,真的是三生有幸!

    Category:
  •       今天,是小敬离开的第八天。

          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写悼文,这是我自12岁之后,失去的第一个亲近的人。

          我们做了两年半同事,从08年8月到11年7月,其实真正同事的时间,不过大半年。

          在社区工作的那些时光,不算特别快乐,和一群年纪大一截的女人在一起,这样的环境可想而知。幸好,那时还有小敬。

          他是办公室里唯一的男孩子,体校毕业后千里迢迢跑到这里干一份月薪1500的社区工作。他把足球视为生命,因为常踢球的关系,他黝黑,健硕,爱抽烟爱喝酒,上下班常常没个准时,人也总是稀里糊涂。但我还是挺喜欢他,因为他豪爽不计较,我们年龄相同,常能说上几句话。这里的天气,每到七八月就会有台风。抗台的日子,我们俩分在一组值班,一起跑到楼下的超市买一堆面包泡面啤酒零食,然后坐在办公室里,他看球我看剧。外面呼啦啦地刮起大风,沿街的树和广告牌被狂风暴雨刮得东倒西歪,我就捅捅他的胳膊说:“快,你去看下外面的情况嘛!”然后自己很坏得躲在办公室不出门。有时值班还要过夜,他就把唯一的床让给我,或者他替我值班,叫我偷偷回家睡,第二天早点儿再赶回来值班。

        还记得有一年遇到人口普查,正好是炎热的夏天,外面温度超过四十度。我身体不好,一出去就容易晒晕,社区领导体谅我,让我和小敬留在办公室里划小区地图。我们两个人一人一间,他把摇滚乐放得震天响,然后咬着烟扭着屁股趴在桌上划拉着一张张手绘地图。我吵得头晕,喊他:“小敬,你聋子啊,声音小一点嘛!”他在隔壁扯着嗓门回我:“你——说——什——么—?!”然后我冲过去,把他音量关小,他很不屑地说:“切,你不懂,摇滚就要大声才酷!”

        10年下大雪,上班时间,几个小年轻跑出去打雪仗,我们扮演四小天鹅在小区里狂拍照,露天停放的车子积起了厚厚的雪,小敬用手指刷刷刷地在积雪的车上写上“要办证,请拨打@#¥%…………”每辆车都被他写遍了。然后我们像是做了坏事怕被大人抓住的小孩,写完后呼啦啦地大笑着跑到很远很远。跑到中庭,我扔给小敬一条红围巾:“喏,围好,摆个五四青年的样子给我们看看!”他二话不说把围巾一甩,迎风站立,俨然是傲气十足的就义范儿。那时正好碰上政法系统摄像过来采景,看我们玩得热闹,把我和小敬逮住叫我们扮成兄妹,给全市政法系统的同志们拜大年。我们在镜头前嘻嘻哈哈玩成一团,十足一对好兄妹,没有半点拘束。

         那时,我知道他和女朋友住在一起,已经很久了,我说你快结婚啊,人家拖不住的。他就点一支烟看着足球视频满不在乎地扔来一句:“没钱怎么结婚啦!我现在晚上兼职赚钱,等筹够了就结婚去!”那时他月薪一千五,扣掉房租费,口袋里真没什么钱。我老骂他不思进取吊儿郎当没个计划,我说你上点心,娶媳妇哪那么容易。他就继续满不在乎:“娶不了拉到啦,不过我女朋友很听我话的!”

        我那时没有见过他女朋友,也不晓得是怎样的女生愿意和他这样提心吊胆有一顿没一顿的过日子。只是我做梦都不会想到第一次见她,就是在医院太平间门口。她是我见过的最像小说里的女孩子,看起来年纪很小,很单纯,就跟个孩子一样,雪白的皮肤清秀的五官黑色长发披肩,很朴素的蓝色毛衣。她仿佛整个人都被抽空了,灵魂都飘忽在时空外,呆呆地站立在刺骨的寒风中,通红的双眼泪凝眉睫,真的像一只让人揪心到彻骨的小白兔。我听旁人说,本来今年他们就准备结婚了,在一起,整整五年了。

         最后一面,我还是没有近距离去看他一眼。他们说,是车祸,发现的时候电动车粉碎,他的左脑一个洞,不知道是被车撞的还是自己喝多撞上了树,没有监控没有目击证人,被发现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孤零零倒在血泊里,5月3日,劳动节休假最后一个晚上。

         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灵魂,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来生,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托梦,也不知道离开的第八天,你到底走到了哪里,是否看得到你苍老的父母、像小白兔一般楚楚动人的女朋友,还有一帮一起踢球喝酒的好朋友。如果有来生,小敬,我想你一定会更加珍爱身边的人,珍爱自己的生命。

         一个人给另一个人全心的爱,只为了他能好好活下去。  

    Category:
  • 2014年04月18日时光雕刻

           又是一个阴沉的周五的下午,闲下来,写博客。

          偏头痛。这两年,一直有左后脑偏头痛的情况,不管有没有睡好,有没有犯颈椎,好像一变天,就开始痛。

          用朋友带来的万金油把脖子和太阳穴抹得很凉很凉,空气里都是薄荷混着药膏的味道。想起大学时,到了三伏天,寝室里闷热得不得了,身上的汗水把席子浸得黏糊糊的,整夜整夜只能睁着眼睛到天亮。每晚洗好澡,临睡前都要拿花露水和爽身粉一遍遍地扑,整个寝室里都是呛人的花露水味儿,就这样熬了四个夏天,毕业了。

        最近特别喜欢逛公园。午饭后,阳光灿烂,暖风微醺,一定要去公园逛一圈。我喜欢干净,有水、宽阔的地方,所以,很钟情日湖。

         中午去散步的时候,耳机里不知何时放进了一首萨克斯音乐。

         突然间就想起二十年前的一件事。同班的小男生借给我一盒磁带,是凯丽金的萨克斯乐《回家》,他偷偷告诉我很好听,希望能跟我分享。我不太喜爱乐器,但以后的日子里,每次听到萨克斯风,就会有很温暖和熟悉的味道。我怀念那时小小的我们,不懂友情和爱情,却用很纯真的方式表达着爱与不爱,然后,在记忆里刻下最深刻清晰的烙印。

        很多年了,我们没有再见,即使再见,也未必回到从前。

        时间最奢侈,也最慷慨。

        它无情地把我们变老变丑,却给我们留下最绵长的回忆。   

    Category:
  • 2014年03月28日状态

     

          三月的尾巴,四月的晨曦。

          前年的这个时候,我在婺源看油菜花。那是非常辛苦的一次旅行,高温加上长时间的堵车,可现在回忆起来,还是会怀念大片大片的金黄和空气里氤氲的泥土的芬芳;去年的这个时候,正为即将到来的婚礼忙得手忙脚乱,定主色调,挑礼服和鞋子的样式,因为有两场,更加晕头转向。

          今年,哪儿都没去,什么都不忙,无烦心事挂记,最好的是,身体在慢慢恢复。

          整整三个月,我以为自己快要死了,我几乎不相信任何一个医生说的话,我总觉得身体的某个部分出现了重大危机,糟糕的是根本查不出病因。每天醒来我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还能活下去,这样的经历如果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根本无法想象,用言语描述实在苍白得可以。菩萨保佑,我又活过来了,好好的,健康的,毫发无损的,活下来了。

          早恢复一天,就能早一天和天马见面,这是一份信仰,也是家人对我最大的期望。每个阶段都有自己在乎的事情,如今我在乎的据实这个。但是当很多同龄人在努力准备二胎的时候,我仍旧一丁点都不后悔自己的选择。要成就今天的自己,必须付出很多。有些人天生命好可以少走弯路,但我好像不是那种幸运儿。我只知道,不用伤痛和坎坷去埋单,有些财富永远shou获不了。

          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面对看似平庸实则波涛暗涌的每一天,折不折腾,和最后的结局无关。早些年我不太喜欢听别人的话做事,骨子里也反感循规蹈矩地生活,如今,不太那么蹦跶,自己也不太清楚是一个转折点,还是在积蓄能量等待爆发。

         只有一个念头,今生恐怕无法改变:人生的状态,必须先是歇斯底里的活过,然后,心如止水地随遇而安。

        

    Category:
  • 2014年01月29日这一年

                                                  年29的博客,拖到今天才完成,真是一波三折呢 

         年29,周三,真正的新年即将到来。

          天气不错,心情尚可,最重要的是,身体好,让我有精力写文字。

          据说,今年会是暖冬,谁晓得呢?今天是20°的好天气,可是办公室太阴冷,我真是怕死了这个办公室,什么时候,我才能离开这么阴冷的环境呢?现在,都会很有意识每隔半小时起来活动,看看窗外,绕着操场走几圈,或者,眯起眼睛看太阳。

          街上的人和车都少了一半,这个城市变得空荡荡的,难得的畅通和开阔,是我最喜欢的节奏。

          每天都在堵车,那些堵车的日子,真不晓得是怎么熬过来的,想想都后怕。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有时不得不觉得,这个城市没法再待下去了,路堵,空气差,城市像个乱糟糟的大工厂。在这样的国度里努力的活着,却像是可怜的挣扎。

         远在外地的同事回了家,拆迁的,上访的,矫正的……平时热闹非凡的办公室终于能享受短暂的安静,没有工作挂心,身体尚可,于是写博客。有多长?我不知道,再怎么认真写,也写不完365天的明媚和忧伤。但如果不写,就不会好好梳理,就会忘记,无论好的坏的,原来这一年还有这么多值得纪念的时光。

          这一年,大婚。我好像从没觉得自己的婚姻有过坎坷,遇到真爱就在一起,处不下去就再见。人家问起我的过去,我还挺乐意分享经验,并告诫教训:找男人不要想着高富帅,也不要想着能力几何潜力几分,最紧要的,就是先要确定精神正常,思路清晰。不谙世事的小MM老是诧异我的忠告,觉得脑子正常这事儿简直是理所当然,怎么会放在择偶第一条。但这真的是葵花宝典中的首要法则啊,而且,遇到脑筋不好的概率真比汽车追尾的概率高许多,一不小心就会掉进可悲的陷阱,如我这般自以为还算精明的人种都曾被算计,可见万事委实掉以轻心不得。除此以外,我的爱情观只注重一条,此生估计都不会改变,就是:要能听懂我说话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以为我遇上却错过,也有人以为能驾驭我结果驾驭得一塌糊涂。好在那些稀里糊涂颠三倒四的经历,终于在遇到一个真切的好人后灰飞烟灭,如今当真尘埃落定了吧。老天保佑,赐我杨先森,一等的驯兽师,让我既可以撒野,又不敢越界。

          这一年,回到校园。虽然在职法硕根本不算个事儿,但再次说明我这个人的运气实在太好。我一直不擅长读书,但考运总是好到奇葩,今次的事儿亦是。我还记得考试那天临阵脱逃,一个字都没看,考P啊。杨先森说,就因为你没复习所以才要去考啊,考坏了也不遗憾。他把我拖上车押着我去了考场。我考了一整天,他在校园的草坪上吹了一天的风。谁晓得,我居然考上了。他惊得下巴差点掉下来,但立马就以功臣自居,说这冷风真没白吹啊,老婆居然这么争气。读书就是多一个平台,最开心认识了很多新朋友,亲如兄弟姐妹,在学习和工作中真心实意地互帮互助,在各种节日来临时相约把酒言欢。我也不是那种卯足了劲求目的的人,可没想到还真是结交到了很多好朋友,许是大家都来自差不多的圈子,却恰好又在不同的工作领域,彼此感同身受又没利益瓜葛,反而走得很近。

         这一年,旅行。五月和六月,都在玩耍。从宁波到海南到上海到温州到厦门,风光旖旎,好友久违。并非所有旅行都充满欢愉,和做很多其他的事情一样都担有风险,唯有在对的时间和对的人一起出去才能合拍,不然一路发生口角龃龉,一会儿红脸一会儿黑脸,烧再多的钱都只会留下噩梦般的回忆。而这一次的长途旅行,在相机里留下的几百张照片,尽现旅行中的快乐和幸福。西安和海南,成了我最想去第二次的地方,每次看到网络上有人晒出大雁塔或者西沙的图片,我都会忍不住细细翻看。如果一个地方能让你有冲动去第二次,那就算是赚到了旅行的意义。希望今年身体安康,能洒脱地再去一个美好的地方。

    这一年,虫虫找到组织。自三年前进我家,我就很自然地是她为自己的姐妹。这些年她风里来雨里去载我到很多地方,头一年还因为我的莽撞还东碰西撞吃尽了苦头,好在她争气,至今都没出什么幺蛾子,时间一久,真觉得她不是一辆车,更像是家里的一份子。一个偶然的机会,有朋友问我愿不愿意给虫虫找个组织。就这样,虫虫有了新伙伴,我又多了一个朋友圈。每次出车,遇到红玛丽、墨橘和小黑他们,虫虫都特别欢愉,一年数次出车,更好比朋友间愉快的聚会,没有人在乎那点儿外快,新人们在忙碌的时候,我们几个就蹭吃蹭喝,热烈交流着最新资讯。虫虫的车主们都是时尚潇洒的新生代,相比而言我好像就成了老人啦。

    这一年,工作顺利。一份好工作,不如一份好生活。所以对于工作,从来不忍心让自己做牛做马累死累活,但运气在生来有驾驭工作的小天分,知道何时收放张弛有度。我现在觉得,工作这事儿和养花是一个道理,除了责任心,更需要爱的浇灌,经验的支撑。一味苦干,不一定能出成绩,一味钻孔子,肯定出篓子。一个人的时间用在哪里,还是看得见的。还有,不能太有功利心。年末的时候,拿了一个小荣誉,对我而言像是一笔意外之财,但对于有些人,因为费尽心机也没拿到,显得颇为失落,但是,又嘴硬不肯承认,得要彰显自己的洒脱。对于欲望这东西,我向来觉得,不是你说没有就代表淡漠,真正的淡然来源于一种心境。我还真见过无欲无求的人,那是骨子里的淡然,任凭外界血雨腥风,照旧采菊东篱下,名利之事根本不屑挂心。而有的只不过是伪淡薄之人,明明视豆大名利如金箔,却因为得不到而佯潇洒。凡是有说一句不爱名利之语,其实已透露争名夺利之心了。其实不如坦白说话做事最好。年轻时就该努力一点,至于获得多少则归于命运。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是很有道理的。

      这一年,和小天马擦肩而过。这是2013年给我的最大打击。我满心以为小天马会和我一样,出生在荷花盛开的六月,做一个机灵快乐的双子宝宝,可是还没等他发芽成一个树苗,就莫名其妙地夭折。二十九年来,我第一次发现原来真有我想要,却努力也无法得到的东西,尤其是我此刻最想要的一样。小天马离开后至今,每次提起这个失去的孩子,我好像都没有特别难过,也没有在人前伤心地大哭,也很少去遗憾这件事情,我很理智地说服自己母子也得看缘分一场,不好太过计较,更何况,又不是不会生。但是有次看病,和一个医生提起之前曾有过失去天马的经历,我刚开口,眼泪就刷的下来了。那一刻我才突然惊觉,也许这件事已经成了我的心病,我再怎么麻木,它都已经幻化成了我血液里的一颗因子,整日整夜周而复始地流淌循环在我体内,我完全无法忽视这种伤痛的存在,只是我自己一直在刻意回避这份伤痛。尽管时至今日我仍旧不明白,孩子对我意味着什么,能带给我什么,会让我丢失什么,我是否真的做好了成为一个母亲的准备。我只有一份很纯粹很直接的勇气和自信,正如做很多别的事情一样,母亲的角色,我一定能做得比其他人更好。但愿,小天马在天有灵,能听到我对他的爱。

      旧年逝去,新年到来。总觉得新年伊始,一切都像洗牌一般可以重头再来,好的坏的都不必再挂念于心,所以我们年复一年地在新年伊始对未来寄予希望和祈愿。而我却忽然发现,回顾那些过往,再顺利的年份不也有磕磕绊绊?好好活着,比什么都重要。新年里,不如送自己这样一份祝福:安康,达观,昂扬,有颗暖暖的小太阳。

     

     

    Category:
  • 2013年12月31日平安喜乐

     

          2013年的最后一天,加班。

          很久没写文字,也很久没好好读书。

          这一年,最糟糕的事情,无疑是身体每况愈下,写不来博客,除了懒,就是这个问题了。

          终于折腾到动弹不得,才晓得老人家为什么总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头一痛,腰一酸,就啥活儿都干不了。任凭有天大的毅力,也不能不举白旗投降, 当真是病来如山倒。

         但今天是岁末,再怎么状态不佳,也要写完这篇文字。

         最近,捡回几个过去的朋友。三十岁这一年,忽然发现,最贴心贴肺的朋友,就是一直把你放在心里的那些人。

         那一晚,和六年未见的朋友约会。想起那些年,你爱谈天我爱笑,青春的悲苦喜乐在彼此的交谈间逐渐清晰明朗。那天,尽管已有六年未见面也未聊天,但一见面,立刻就手挽手热络起来,没有半点不自然。就在那一刻突然明白,最好的伙伴,就是久违时依然如家人般没有隔阂,关心彼此的健康而非炫耀今日的成就。你还记得我的星座,我还记得你爱的颜色。时光,在翻云覆雨的变化中安然流淌,却没有抹去我们对彼此的诚恳。

          很多人,也 到六十岁都不会明白自己要找一个什么样的朋友,该拥有一个什么样的爱人。

          2013年,和2012年,2011年一样,事事都如意。感谢上天的眷顾,让我这样一个懒惰的人,能拥有那么多财富。丈夫勤勉宽容,父母健康常乐。

        2014,没有太多贪念,只愿工作顺心,平安喜乐。

    Category: